爱国者惊天逆转的三大要素

2017-02-10

2017年2月7日

作者Bucky Brooks:前NFL角卫/回攻手,1994年选秀大会二轮秀,现任NFL.com专栏写手

第51届超级碗将作为NFL历史上最精彩的决赛而永载史册。这是超级碗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加时赛。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在第三节一度落后25分的情况下绝地反击,最终34:28击败了亚特兰大猎鹰队。有人说亚特兰大“脏鸟”们*大意失荆州,痛失好局;也有人说,爱国者队主导了近年来最伟大的逆转。无论如何,有一件事是肯定的:今年的超级星期天够过瘾!

*译者注:亚特兰大猎鹰队的绰号是Dirty Birds;

我认为,这场比赛出现了几个重要因素,帮助比尔-贝利切克(Bill Belichick)和汤姆-布雷迪(Tom Brady)取得了这场胜利,第五次将隆巴迪杯带回新英格兰。借助上帝视角All-22教练专用录像,我总结出了三点:

1)关键时刻,汤姆-布雷迪打出了史 (G) 上 (O) 最 (A) 佳 (T) 的水准

不管你是爱他还是恨他,不可否认,布雷迪在压力下完成传球的能力是无以伦比的。在本场比赛之前,布雷迪还保持着超级碗时代以来最多季后赛game-winning drives*的纪录(9次),高于约翰-埃尔维(John Elway)的6次,伊莱-曼宁(Eli Manning)的5次和乔-蒙坦拿(Joe Montana)的5次。更令人惊叹不已的是,布雷迪之前的四次超级碗胜利,每一次都归功于他的game-winning drive。

*译者注:指的是在比赛结束前带领球队取得领先、赢得比赛的一波进攻;

既然如此,这名老将能迅速找回状态,带领球队反超比分,拿下第51届超级碗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虽然他们前七次进攻只得到了3分,但是你能感觉到,布雷迪研究透猎鹰的防守布局是早晚的事情。

通过上半场比赛来看,我注意到亚特兰大采用了强硬的防守策略。他们通过完美地执行Cover 1* Lurk防守阵型,成功地搅乱了爱国者队的传球节奏。一名安全卫留在纵深,防守“门柱路线”(Post),另一名防守队员在10、15码开外防守交叉路线(Cross),这样一来,布雷迪就很难找到传球目标。作为一名很会掌握传球时机的传球手,布雷迪很喜欢深远的缝隙路线(Seam)和中路的中短距离路线。所以,只要槽角卫能成功地把外接手挤向中路,猎鹰防守组的站位能够有效地限制布雷迪的传球。

*译者注:Cover 1指的是将一名安全卫留在纵深,其余二线防守队员们执行人盯人战术:

Cover 1 Robber (lurk) 指的是,在Cover 1阵型中,一名强卫来到纵深安全卫和线卫群之间 ("Robber") ,防守交叉路线:


角卫罗伯特-阿尔福德(Robert Alford)的82码抄截回攻达阵(Pick 6)就归功于猎鹰队的Cover 1防守阵型。爱国者当时派出了trips bunch*的人员配置,外侧的朱利安-埃德尔曼(Julian Edelman)跑了个交叉路线,内侧的槽外接丹尼-阿曼多拉(Danny Amendola)跑了一个“内角”路线(Angle)**。在安全卫基努-尼尔(Keanu Neal)的协防下,罗伯特-阿尔福德放走朱利安-埃德尔曼,冲向布雷迪的传球,将球抄截并达阵得分。

*译者注:trips bunch指的是三名外接手在同一侧,列阵在一起:

**译者注:Angle Route指的内切90度路线:

 

虽然布雷迪判断出了猎鹰队在执行人盯人战术,但他很明显没有想到罗伯特-阿尔福德会出现在那个位置。猎鹰队的防守部署在上半场给布雷迪制造了不小的麻烦。

 

进入下半场,我注意到布雷迪开始利用猎鹰的人盯人战术,更多地向边线传球。他多次传球找到了边线旁的外接手马尔康姆-米切尔(Malcolm Mitchell)。这名新秀外接手不仅仅击败了角卫杰伦-柯林斯(Jalen Collins)等其他防守队员,他更是在第四节追分时成为了布雷迪的头号传球目标。向边线传球的好处是,布雷迪能够避免外接手被双人包夹(bracket coverage),还能够利用猎鹰人盯人的弱点拿下大码数。

 

除此之外,布雷迪也开始利用亚特兰大区域防守前的真空区域(underneath),多次将球抛给他的跑卫们——尤其是以14次接球打破超级碗历史纪录的跑卫詹姆斯-怀特(James White)。这个比泥鳅还滑溜的跑卫其实很会跑路线(route running),尤其是在off-set*阵型中,他可以从后场(backfield)起飞,执行圆圈路线(Circle)**或摇摆路线(Swing)***。

*译者注:offset指的是I字阵型的变体,全卫偏向一边:

(强侧)

(弱侧)

**译者注:circle route:

***译者注:swing route:

 

在爱国者队逼近红区、以及当爱国者队面对三档大码数的时候,猎鹰更多采取了区域防守,于是布雷迪多次把球checkdown*给了跑卫。一开始这些短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,但随着疲惫的猎鹰防守组越来越多的选择区域防守,这些短传开始取得收益,因为疲惫的猎鹰防守队员们很难将詹姆斯-怀特放倒。

*译者注:一记"checkdown pass"指的是四分卫在其他外接手们都没有空档的情况下,不得不给跑卫的短传。有时候,"checkdown pass"也会成为四分卫的首选目标。

别忘了,爱国者完成了四波长达70码以上、10球以上的进攻,这四波进攻都转化成了得分。一般来说,NFL的防守组协调员们喜欢看到这种长距离进攻,因为对于一名四分卫来说,能够维持一波这么长的进攻而不犯错误,需要极强的耐心和纪律性。布雷迪整场比赛都避免了“逞英雄‘式的长传,关键时刻,他就像玩连线游戏一样,通过一系列中短距离传球,带领球队追分。

*译者注:连线游戏“connecting the dots”

...嗯...就是这个画风

NFL最好的四分卫们不仅仅能够完成惊世骇俗的传球,他们更了解如何在关键时刻保持耐心、冷静和纪律性。在对方针对长传做出部署的时候,他们了解如何通过一系列短传打穿对手的防守。通过在比赛中作出调整,卷土重来并击败一支统治了三节比赛的防守组,布雷迪向橄榄球世界证明了他还是联盟最强四分卫。

最终,凭借着一记game-winning drive——这一次是在加时赛——布雷迪再一次赢下了超级碗,并且第四次获得了超级碗MVP的殊荣。

2)亚特兰大第四节犯了太多错误

我在NFL打球的时候,有一个教练曾告诉过我,很多比赛都不是对方赢下的,而是自己输掉的(more games are lost than won)。关键时刻错误的决定、失误和犯规是输掉比赛的直接原因。这一点,在猎鹰下半场的崩溃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首先,两队档数上的差别就是一个巨大的因素。猎鹰的防守组在场上打了93档(算上犯规被吹掉的6档,一共有99档),这让他们饱受体能透支的折磨。可能有人认为,在橄榄球中控球时间起不到什么影响,但很明显,猎鹰队防守组在比赛末尾阶段的表现有明显下滑——冲传不见了,由于打了太多人盯人,消耗了太多体力,防守二线也开始漏人了。在本场比赛之前,猎鹰防守组本赛季打过最长的比赛不过81档。

当然,这不完全是猎鹰教练组的责任——罗伯特-阿尔福德那记抄截回攻达阵就意味着猎鹰防守组不得不连续打26档。虽然如此,猎鹰进攻组下半场完全可以多消耗时间,为他们的防守组争取休息的机会。很多人已经指出,猎鹰下半场本应该多增加冲球进攻的。不仅如此,他们下半场的每一次进攻都在进攻时钟(play clock,类似于篮球的24秒)上留下了5秒以上。

说到冲球进攻...胡里奥-琼斯(Julio Jones)这记不讲理的接球帮助猎鹰队在常规时间还有不到5分钟的时候来到了爱国者半场21码线:

至少在这个时间点,猎鹰就应该开始连续冲球了,那样的话他们至少可以消耗时间,并且尝试一记任意球,将比分差距扩大至11分。如果落后11分,爱国者队就需要在达阵得到8分之后再尝试一次赌博踢(onside kick),猎鹰的胜算将大大提高。但他们在只尝试了一次冲球之后,就因一次擒杀和一次拉人犯规被推出了任意球射程。

猎鹰队的特勤组也应当承担责任,第四节他们多次派上了对付赌博踢的人员配置,使得他们放弃了接球回攻,几次在本方纵深区域持球跑出界外。这也对比赛的走势有一定的影响。

3)爱国者防守组下半场作出的调整起了作用

向贝利切克主教练和防守协调员马特-帕特里西亚(Matt Patricia)脱帽致敬!他们在场边作出的战术调整在下半场完全冻结了猎鹰队的进攻。在3:28落后的情况下,他们的防守组多次成功阻击对手。他们放弃了保守的防守策略,转而进攻四分卫马特-莱恩(Matt Ryan),成功地打乱了这位本赛季MVP的传球节奏。

举个例子:在第三节赌博踢失败后,猎鹰队在爱国者半场得到球权。三档大码数,爱国者队选择了突袭(blitz)四分卫。一次简单的五人冲传,莱恩就被线卫凯尔-范诺伊(Kyle Van Noy)特雷-弗拉尔斯(Trey Flowers)合力擒杀,猎鹰也被推出了任意球射程。

 

第四节,爱国者再一次突袭四分卫,线卫东塔-海塔瓦(Dont'a Hightower)外侧冲传。这不仅出乎莱恩的意料之外,本应负责掩护四分卫的跑卫德冯塔-弗里曼(Devonta Freeman)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,任凭海塔瓦从身旁飞过:

 
 

这次制造了掉球的擒杀(strip sack)成为了比赛的转折点。这给了爱国者把比分扩进8分的机会,也给他们留下了大把时间。

从战略的角度看,爱国者队在下半场也针对猎鹰的外侧冲球(stretch run)做了准备。举个例子,上文我们已经看到了,在胡里奥-琼斯完成那记接球之后,猎鹰来到了爱国者21码线。之后的一球,爱国者使用Cover 1阵型,游卫德文-麦考蒂(Devin McCourty)留在最后。一般情况下他应该负责防守纵深,但这一次他站在了猎鹰槽外接一侧,站位距离盒子(tackle box)不远。当猎鹰选择左侧冲球时,他第一个冲上去,完成了一记教科书般的丢码数擒抱(tackle for a loss)。

爱国者队如此激进的防守策略调整可能是出于无奈,但这确实帮助了他们在关键时刻阻击了对手,帮助球队完成了一场大逆转。

返回顶部
2018棋牌游戏斗地主